You are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For a faster, safer browsing experience, upgrade for free today.

Loading...

Liugdui Hakka Cultural 300 Years Celebration

六堆三百年

Liugdui Hakka Cultural 300 Years Celebration

六堆三百年

Liugdui Hakka Cultural 300 Years Celebration

六堆三百年

六堆300

六堆300 logo

六堆 300 創作曲〈南方繼行〉

作詞 / 曲 黃瑋傑

翻山走他方 渡海府城上 向南下淡水 根落濫濫庄

開枝人丁多 散葉遷四方 煞牙分三路 墾野又開荒

涉過河壩 搵過泥沙 吞過苦甘 改過死生

頭擺護家園 這下共團結 雨過總會晴 天開又過靚

到今三百年

忍過寒夜 等到發芽 望到打花 種出自家

路難毋識驚 莫忘若个名 緊喊緊大聲 世代勇敢行

再傳三百年



六堆 地理環境介紹

『六堆 』 是現今高 屏地區客家族群聚落的統稱。「六堆」不是明確的行政區域或地理名詞,而是高屏地區客家族群於長期的歷史演變中,在語言上、生活上及心理上形成的文化生命共同體的代稱。

團結衛庄

1721年「「朱一貴事件」讓南部客家人形成了六堆,一個帶有保衛家園的半軍事化地方家族團練組織,構成區域協防聯盟。這個軍事大聯盟的出現,先是形成軍事組織「七營」,在事件告一段落之後,與原本僅連的閩庄仍舊是大小衝突不斷,於是「戰時」所組的七營,經過以後因為保庄衛土多次組編,漸漸成為六堆(隊)。

六堆300年來六堆客家人依然居住在地區,由於政治經濟的逐漸穩定,許多六堆的故事逐漸演變成地方生活文化與節慶,在客委會成立後也積極地恢復以往的六堆精神,希望保留這特有的六堆團結衛庄的故事,也轉化成新的一股團結的力量。

莫忘祖宗言

「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寧賣祖宗坑,不忘祖宗聲」,語言是客家族群生命的象徵。六堆地方所使用的語言,是四縣客語,這也是台灣地區最通用的客家話,一般在廣播、媒體,或大部分場合所聽到的客家用語,通常都是四縣話。 至今許許多多有著強烈根源意識的六堆長輩,仍堅持子弟在自己的土地上,必須說先祖流傳下來的客家話,並以不會說客家話為恥。因此無論在家,或親朋友人出外相遇、客家話仍是大部分六堆客家人唯一的溝通語言。 大聲說祖先的話,對六堆人來說,是族群尊嚴,也是敬重先人、傳續文化的具體行動。

敬聖傳承

敬字亭為古代人用來焚燒書有字紙的地方,古人認為文字是崇高且神聖的,寫在紙上的文字是不能隨意褻瀆的,即使是廢字紙也視為珍寶,應誠心誠意的燒掉,因此便有了敬字亭的設立,是古人「敬惜字紙」理念的體現。美濃人也會在自己的紅磚老屋門上,貼上「耕讀室」的橫聯,提醒自己,也告訴人們美濃人晴耕雨讀的勤奮精神。且客家庄多分布在土地貧瘠的丘陵地帶,自古生活貧困,唯有靠讀書出仕來改善生活,因此養成了「耕讀傳家」的傳統。也因為這樣,客家族中的讀書人也就特別多,對於「敬惜字紙」的觀念,可說是深植在客家人心中。